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>> 虫业要闻 >> 央视:单身女人为何要进山
新闻阅读

央视:单身女人为何要进山

作者:网络 | 来源:网络转摘 | 时间:2006-08-23
     编者按:靳任任养蝇六年带出了4000多个养蝇专业,他们学完苍蝇养殖技术后到底效果如何?事实胜于雄辨,我们从网上搜集到大量资料,一个个生动的成功案倒是对女蝇王事业最好的印证。
      2005年5月,吉林省永吉县双河镇镇郊村传出令全村人吃惊的消息,老张家的女儿张娜失踪了,有人传言是躲到大山里的军营那儿去了!但很多人不相信,说那是一处废弃的军营,已经十几年都没有人居住了,她怎么敢去呢?

  双河镇镇长 宣炳仁:“那个地方就是离人家非常远,离大山近,反正是一般人不敢在那儿住。”

  邻居 张凤文:“原来不是部队吗?部队搬走了,就在那儿空着,我是不敢去,都说那儿挺干啥的。”

  4年前张娜离婚后把儿子让妈妈带着,自己种过蔬菜,开过饭店,她这次还真是躲进了大山里。那儿距离他们村有8公里.村里人把那个地方传得都很邪乎,当和她一起来的弟弟张恒看到那幢破旧的大楼时,就觉得阴森恐怖!

  张娜的弟弟 张恒:“我到这儿一瞅,感觉不太好,就想离开这儿,绕了一圈,我说咱俩走吧。

  姐姐坚持不走,弟弟也就陪着。为了安全的考虑,他们就在大楼的中间位置找了一间相对干净的屋子住了下来,但是姐弟俩没有想到,从那天开始,他们几乎是心惊肉跳地度过每一个夜晚。

  张恒:“晚上出去的时候,开门的时候,有时候跑耗子都不知道,就哗啦哗啦响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响,有时候就在旁边这么过去个东西,还没有声,特别恐怖那时候。”


  张娜:“感觉你正要静下来的时候,嗖地一下,过来一个东西,也不知道是什么,就吓得毛悚悚的那种感觉。”

  这姐弟俩这么害怕为什么还要坚持住下去呢,他们又是为什么非要搬到这里来呢?这要从2005年说起。

  2005年3月,本来正在开饭店的张娜跑到河北省馆陶县买回来一笼苍蝇,说饭店不开了,准备在家里养苍蝇繁殖蛆,她的家里立刻炸了锅。

  张娜:“他们想着蛆,苍蝇感觉到已经很恶心了。”

  父亲 张俊峰:“做点啥买卖不好,非整那玩意干啥啊,给家整的嗡嗡嗡的。”

  母亲 邹淑清:要想起当时那就是气死了,简直就是气死了。


  村民 张玉清:“当时说个心里话,说这是瞎扯,说养苍蝇喂蛆,怎么喂,挺埋汰的。”

  2004年底,张娜从<家庭主妇报>上看到河北省馆陶县靳任任有人用蝇蛆喂鸡卖鸡蛋的报道,先后去实地考察了三次,认定这个项目比开饭店强,就决定养苍蝇。2005年3月引回来苍蝇后就在自己住的屋里养了起来。但村里人嘲笑,家里人坚决不同意,张娜也被逼急了。23

  母亲:“她就说的不吃饭了,不吃饭,你不吃就不吃,五天不吃饭也饿不死你!”

  张娜:“也是饿得迷糊,但是那时也不知道饿,也是生气,我就和我妈较这个劲,我妈也和我较这个劲,看能不能给你 黄了。”


  张娜一连三天就和苍蝇在一起,不吃饭,也不出屋。做母亲的坚持不住了,第4天就拿着水果和鸡蛋送过去了。

  张娜:“我妈进屋了,坐这儿,我妈说,拿鸡蛋给我剥开了说的,姑娘啊,吃吧,你吃吧,啊!”

  母亲:“不吃饿死你了,要死你快点死吧,这就气的呗,没招啊。”

  张娜:“妈服你了,我是你妈啊!没招了,然后我妈坐炕上哭,我躺炕上哭。”

  张娜开始养苍蝇后,她父母都觉得在村里抬不起头来,张娜就想到别的地方去养,她想了到山里的那处营房,当她以4000元每年的租金租下来后,就决定要搬过去养苍蝇了。但又觉得一个人不行,就想让弟弟和她一起去。


  弟弟张恒:“她差不多天天劝着我,说这东西以后有发展,说你跟着我干吧,说一大堆,反正让我跟着她干。她当时有这个想法,我远离你们之后,等我干起来之后,我从新再下山。”

  躲进大山,姐弟俩就过上了几乎与世隔绝的日子,上山不几天,张恒就整了一个简易沙袋,一是锻炼身体,二是排解寂寞,因为一两个月才下一次山,年龄只有20岁的张恒很快就觉得度日如年。

  张恒:“我们来了一个多月,从来没有人来过,反正感觉挺烦的,想出去吧,又舍不得她。”

  到了2005年6月,张娜的苍蝇已经发展到十几笼。养苍蝇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,当张娜开始准备进鸡苗养鸡的时候,弟弟张恒已经忍受不住了。14


  张恒:“我俩对鸡这方面一点都不懂,你只要养鸡了,你就开始往里投钱,投钱的话,养不好钱就都扔里面了,它不像苍蝇,苍蝇没多少钱。”

  张娜:“他说你遭那罪干啥啊,一天本身就嗡嗡嗡的,这个闹心,再养鸡,臭烘烘,更闹心。”

  姐姐张娜铁了心要养,进了2000只小鸡。等小鸡养到三周左右的一天早上,忽然发现不少小鸡的眼睛都肿了,请了兽医过来,才知道因为山上的蚊虫叮咬小鸡患了传染性的鸡痘。

  张恒:“鸡的眼睛都像是独眼龙似的,都糊上了,有的双眼都已经瞎了。”

  张娜的舅舅 邹习林:“我瞅着确实不行,别说挣钱呢,你给我钱我都不干,没这么养的,不等天亮就起来,晚上点灯到半夜。给小鸡治鸡痘。”


  尽管请来了舅舅帮忙,张娜的第一批鸡依然死了大半,剩下的七八百鸡张娜就用它们来做实验。

  张娜:“比方说这四组鸡,我们给它用5%的蝇蛆,这5组鸡我们给它用6%的蝇蛆,就把它作为试验,分批做,最后为下批鸡做垫铺。”

  又经过两个多月的摸索,张娜知道了用蝇蛆喂鸡该喂多少量,因为喂多了鸡会拉稀,喂少了,鸡会营养不良。掌握了蝇蛆喂鸡的技术,2005年10月,张娜又去进了5000只鸡苗。并拿出全部的积蓄花了8万多元买来锅炉装上了地热。没想到锅炉烧到第三天,不幸发生了。

  张娜:“正勾炉子的功夫呢,有个小鸡雏从上面掉下来了,为了救那个小鸡雏,这炉勾子掉了,等我把小鸡雏放到里面以后,回手拿,还以为是炉勾子,我去抓了,整个炉勾子已经烧红了,把我的手粘上了,整个这个手就是红馒头。”


  张娜只好请舅舅过来帮着烧锅炉,烧了不到十天,张娜又觉得不对劲了。每天烧锅炉光煤钱就要300多元,再加上人工费用,根本不可能有钱可赚,就又把锅炉停了下来。

  张娜:“这就是当初买的煤,到现在还没用完呢,但是没办法,它成本太高了,锅炉还在这里闲着呢,这就是锅炉房。”

  停了锅炉,张娜听从舅舅的建议,直接在每个屋里像烧炕一样烧火炉取暖。一把柴禾就能烧得热乎半天。但买锅炉的8万元钱算是白扔了,张娜还要带伤继续照料小鸡。


  张娜:“就得用这个手硬支着一点点弄开,用手托着往里送,弄不好,哗一下子,水洒得满身都是,烫伤的第二天晚上的时候,连着几次水哗哗地洒,那时候就说不出来的滋味,把桶往地上一放,整个人坐在地上大哭大哭的,哭得把我弟弟都哭来了。”

  看着姐姐悲惨的样子,想想姐姐受的苦,张恒的心里实在是凉透了。

  张恒:“心里面越凉,就越想回家,想下山。”

  张娜:“然后他就自己发泄,咔咔打拳击。他一打拳击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。”

  第二天早上,张娜来到了鸡场附近的水库边,每当她的情绪无法控制的时候,她就到这里坐着,有时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。


  张娜:“跑到这儿的时候,基本上就是傻坐着,想到自己,有时候偷偷地哭,这是真的···别再问了,再问我就受不了了……”

  “真的有这个想法,想跳到里面,浸到里面清醒一下子,是不是大脑真的有病,大家都说我有病啊。”

  张娜知道自己不可能有病,也不能有病,只能顶着压力继续忙活。

  张娜:“就那个时候就基本上认识我的人都说,张娜别干了,我真的没想后退过,没想过不干过,再苦再累我都不会低头的,我必须得成功,如果我要是不成功,我在这儿也没法呆下去,我父母在双河镇更抬不起头来了。”

  到了2006年2月底,张娜用蝇蛆养的鸡终于开始下蛋了。但张娜还没想过该怎么卖呢。她了解到在其它地方有卖一元以上一只的。可在他们小小的双和镇能卖得上价吗?


  张娜:“笨鸡蛋那时还6角钱一个呢,这种鸡蛋怎么也得达到8角钱一个,然后这样想,但是怎么能让市场认识这种鸡蛋呢?

  张恒:“我只是感觉这鸡蛋能不能卖出去,有没有人要,也是犯愁。”

  考虑到当地的消费水平,张娜就把自己的鸡蛋定价8角钱一个。实在想不出其它推销办法, 2006年3月下旬,她索性开始往外送鸡蛋。

  林场职工车海军:“双河镇有头有脸的啦,朋友啦,大伙都尝过,一家给拿50个,因为都是朋友嘛,一家给拿50个尝尝。”

  张恒:“ 哪谈到钱呢,人家得看着你的面子才要你的鸡蛋,白给人家人家还得考虑要不要。”


  很快送出去了一万多枚鸡蛋,但十天之后,又攒了满屋鸡蛋,却没有人来买的迹象,而从2006年2月开始,张娜每天喂鸡花费的300多元都要靠借钱来维持了。

  张娜的舅舅:“她就死了一条心,非要养,赔赚我要养,没有钱,东挪西借地,资金比较紧张。”

  张恒:“我觉得这好像就是这鸡蛋就卖不出去了,一直会这么给人家送送送,再这么送下去的话,你的债什么时候还上,那时候我都想劝她,你别养了,把鸡卖吧卖吧得了。”

  鸡蛋没销路,张娜急得吃不好睡不好,2006年4月初她到镇上向她送过鸡蛋的饭店去打听,得到的信息让她欣喜。

  饭店老板 徐凤云:“那个蛋清比较嫩,那个蛋黄呢吃起来比较香,口感比较好。我们饭店卖得可好了。”


  林场职工 车海军:“说心里话有时还舍不得吃,我给我们场长还拿两包,这事别登。”

  得到了认可,张娜有些安慰,因为她也把她家的鸡蛋和普通鸡蛋做过对比。

  张娜:“看到这个效果吗?它这个清已经散掉了,咱家的鸡蛋夹完之后放下来还是这样的,它的蛋黄发圆鼓,黄和清始终粘稠在一起,它粘稠度比较大。”

  2006年4月23日,永吉县双河镇林场要发五一节的福利,在车海军的建议下,他们就选择了张娜那儿的鸡蛋。

  林场职工 车海军:“这都是我亲自给联系,现定,给她定好了,三天以内你必须给我拿出来4000蛋。”

  第一单卖出去后没多久,张娜和弟弟都没有想到,他们那儿一下子又热闹了起来。

  张恒:“也是这一屋子鸡蛋吧,突然之间就一下子都定出去了,就是打电话定,自己来取。”


  张娜:“大家来买鸡蛋排队,开车,最高峰的时候买我家鸡蛋,哪儿坐的都是人,那个场面当时挺高兴,但当时上一股火,说鸡蛋不够怎么办呢?”

  张恒:“瞅着那个槽子,只要滚一个蛋,就拿出来往里装,希望赶快下赶快下,恨不得说走过去这一趟后,一回头,都是蛋。”

  目前,双河镇的许多人吃过这种鸡蛋后,都把它当作一种新的礼品,张娜那儿的鸡蛋还不够送礼的买的,张娜也正准备继续扩大苍蝇和蛋鸡的养殖规模,增加这种鸡蛋的产量,那座曾经荒凉恐怖的废弃军营,也变得热闹起来,成了张娜实现财富梦想的宝地。

新闻录入: | 浏览次数:13218
复制 】 【 打印
查看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
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中国昆虫网的观点或立场
用户登陆

加载中……